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最新動態

新聞中心

最新動態

陳育新:有些時候要“志在不得”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09-4-8  瀏覽次數:3958

    經濟低潮期要做精細化的事情
  徐少春:現在大家都在談金融危機,你對這場危機是如何觀察的?現有很多分析認為,金融危機對農牧業的影響是最小的,因為無論怎樣,肉還是要吃的。
  陳育新:實際上,就飼料行業而言,最近30年每隔幾年都會有波動,大的波動10年左右為一個周期。好的時候非常好,就像其他行業都不存在了,只有飼料業一個行業一樣;相應的,差起來就非常的差。我認為,正是這些波動造就了希望集團的今天,如果所有波動都只有好的一面的話,那我們就沒有多少優勢了。
  這次金融危機是全球性的,范圍之大百年不遇。這種危機的周期以后可能會縮短,比如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就會來一次。
  比如飼料行業,我們做了二三十年,在每一個高潮期,都會涌現出很多新的競爭對手,你會看到,到處都在建飼料廠,基礎好的基礎不好的都在建,僅僅在新津,一個小縣,就有80多家工廠。而每次行業低潮到來的時候,行業就會重新洗牌,淘汰掉一大批企業。
  波動并不可怕,前提是,企業要更加關心如何建立在行業中的競爭優勢的問題,多去創造競爭優勢,在經濟低潮的時候少賺一點,高潮的時候多賺一點。
  徐少春:現在,很多企業家對金融危機都是“談虎色變”。我個人認為,倒是可以把它看成是對企業的一次體檢,就像你說的那樣,在高潮期,在迅速發展的過程當中,企業大都處于亢奮狀態,這樣就掩蓋了很多問題,經濟一退潮,很多問題就暴露出來了,你覺得呢?
  陳育新:我覺得在經濟高潮期和經濟低潮期的時候,自我控制都很重要。2007年經濟比較熱的時候,無論是市場上拍賣的土地,還是政府給的地,我們都曾經主動放棄過。甚至是別人都求之不得的項目,也主動放棄。2007年下半年,參加土地拍賣的時候,我們對要去舉牌的人說,要“志在不得”。比如,這塊土地本該100萬元,那我們就設定為70萬元。之所以這么做,是因為有的時候,“志在不得”也還會有機會,如果實在沒有人舉牌,我們70萬元也可以得手。我們放棄了很多地,但也低價中標了好幾處項目。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呢?我們現在的土地,都是低價拍賣得到的,所以,企業沒有什么負擔。
  我們在其他投資上也是這個思路。2007年和2008年年初的時候,我們原來準備買一些上市公司,有的一兩個億、兩三個億就可以買,我們談了很多,后來都放棄了?,F在看起來還是對的。
  徐少春:那么你認為,企業在經濟低潮期應該重點做好哪些事呢?
  陳永新:從企業的角度看,現在是對外并購的好時機。對內則應該練好內功,把自己的競爭優勢更加體現出來。高潮的時候都賺錢,比如一個飼料廠,一年賺500萬、800萬、1000萬,好像就很不錯了,但賺錢就容易掩蓋很多問題。所以在低潮期的時候,要做精細化的事情,把產品開發、市場營銷、內部管理及成本控制做得更細一點。
  我知道的一家電解鋁鑄造企業,2008年上半年賺了20億元,第三季度虧了幾個億,但是在2009年年初,又開始盈利了。很多同行都還在虧損,但是他們已經盈利了1000多萬元了。原來,他們一開始就在集中精力打造競爭力:單位產能的投資是別人的一半,環保做得非常好,產品質量也好,所以優勢就出來了。
先不提“觀光農業”
  徐少春:我們研究發現,中國企業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不是完全照搬西方的東西,中國管理模式不是一個落后的概念,而是一個創新的概念。中國企業需要去創新的是我們傳統的倫理道德,在當今的經濟環境里,建立我們的倫理哲學。打個比方,2008年很多乳制品的明星企業出了問題,如果說他們在商業道德和倫理上能夠堅守底線,那整個行業就不會受到這樣的沉重的打擊了。
  陳育新:說到2008年發生的三鹿奶粉事件,其實就是企業的道德感不夠。當初新希望乳業提出,每個批次的原材料都要檢驗的時候,有很多人反對,說這樣每年光檢驗費都要幾萬元,可是我堅持要檢查,現在產品就沒有問題。做企業的要對得起社會。
  徐少春:不管是搞花園景觀休閑產業,還是搞飼料業、養殖業,其實都是與農業有關的產品。除了對這片土地有很深的感情外,你是如何考慮項目的盈利性呢?
  陳育新:“花舞人間”以后肯定是個盈利性的項目,現在還在投入階段,投資大概要3個億,估計盈利要到3年以后。這是我們通過試驗以后看到的趨勢,對于農牧業來說趨勢很重要。
  有人曾說,如果我把投資‘花舞人間’的錢拿來多建幾個飼料廠,每年可以多賺個兩三千萬,但有時候有些事情你能做,如果你不做的話就是一種遺憾?,F在更多的經理人來了以后,我有更多時間來做自己喜歡的事,避免了這種遺憾。
  徐少春:國家加大對農村投資,投入很大一部分資金刺激農村市場,你的這個項目可以在全國各地復制嗎?
  陳育新:2008年劉永行回來看過這個項目以后對我說,只做成都這一個項目不合算,在全國主要城市的近郊都做才合算。我想,這可以緩一步,先把這里做主導,發展到一定程度,積累一下經驗,再去其他城市才穩健。
  如果我把這里做的非常好,其他城市就不是我去找他們的問題了,他們會主動來請我的。請我去的話,就會給出很多條件,到時候,就不是簡單復制了,而是要跟房產等行業相結合。這個項目我們用于房產的土地不多,只有300多畝土地可以做。
  其實,在項目初期的時候,做觀光農業比較危險,絕大部分是失敗的,所以我們盡量不提觀光農業,觀光農業名聲不好。我看到過一些這樣的項目,幾個億投下去還是冷冷清清的,除了大,什么都沒有,每一家都一樣,全程差不多。所以我想,我的這種做法,三年以后會比較成功,然后再到其他有條件的大城市去做。 

相關文章

·金蝶套打憑證紙、賬簿紙
·“逆風飛揚,贏在管理”企業管理與升級研討會金蝶KIS
·“逆風飛揚,贏在管理”企業管理與升級研討會金蝶KIS
·徐少春:用哲學思維審度當前企業形勢
·“三駕馬車”拉動金蝶轉型
·呼吁深圳發力打造“軟件之都”
·珠海聯手金蝶成首個“全程電子商務”試點城市
·金蝶友商網全程電子商務服務小企業 珠海首個試點
·珠海聯手金蝶成首個“全程電子商務”試點城市
·大明礦業:不設副總的億元企業
吉林时时彩开奖网址 AB真人app下载 欧洲博彩网秒速时时彩 mg视讯安卓 湖北快3直播视频 pk10模式长期稳赚6码 如何破解真人百家乐 澳洲幸运5是哪里的彩票 四川快乐12前二遗漏 2021十大正规彩票app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现场 白小姐马报136期 mg线上娱乐游戏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哪些网可以买nba篮彩 澳洲幸运10哪里开的 贵州快3连线走势图今天